土壤修复:人类的自我救

土壤修复:人类的自我救赎

文章出处:网络整理作者:李立
长期以来,随着经济飞速发展,中国的很多地区都存在污染物进入土壤的问题。近年来,伴随着中国产业结构转型,“土壤修复”这一新兴产业应运而生。

4月18日,央视报道了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新闻: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建在污染地旁,部分污染物超标近10万倍。由于学校附近开挖的地块上曾经是三家化工厂。因此,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有毒物质的扩散。常外选址明显违规,只与毒地间隔不足100米。自从去年迁址至今,常州外国语学校先后有641名学生被送到医院进行检查,有493人出现皮炎、湿疹、支气管炎、血液指标异常、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。

这一事件中校方的不负责任和隐瞒推诿,让民众的愤怒情绪高涨:学校规模扩张,竟能置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身体健康于不顾。而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问题:学校怎么会建在这样的地方?环评是如何通过的?据报道,这一建设的确通过了环评,但是,“通过”的前提是周边土壤作业完成之后。由于意料之外的拖延,土壤作业没有能按期完成,出现这种情况,学校本应相应地延期迁址。然而,校方却极不负责地坚持按原计划进行,才导致如今的后果。可是,明明知道是化工厂旧址,有毒污染物富集,为什么还要把它挖开来?

多年来,随着经济飞速发展,在中国的很多地区,尤其是在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工业基础雄厚的地区,各类高污染企业为地方经济注入了第一桶金。然而,由此带来了严重的环境问题:污染物进入水体和土壤,变成了严重的毒瘤。随着经济持续发展,城市也在逐步扩张,原有的污染型企业被迫迁出闹市区,原有的郊区也慢慢被纳入城区,但是,这些企业所排放的各种污染物却可能因此遗留下来。尤其是各类重金属和难降解的有机物,让土地开发变得极为困难,造成种树树死、长草草亡。地下设施有被它们污染的危险,地面上的人群也同样会遭遇危害,因为不少有机物都具有挥发性,对周围的居民造成毒害。然而,近年来,伴随着中国产业结构转型,这些闲置下来的“毒地”必然不能继续闲置。为了让医院、学校、居民区进驻,软水,“土壤修复”这一新兴产业应运而生。在常州外国语学校附近的这块工地,就进行了一个土壤修复项目。

不完美的常隆地块修复

2011年,常州常隆地块完成拆迁平地,同年,当地环境部门在进行调查后认定:该地块“用于商业开发的环境风险不可接受”,由此拉开了对此地块进行土壤修复的大幕。在本次事件之前,早在2014年3月,当地政府就已开始了一轮修复,但因为刺激性异味太大,被迫暂停。随后修复工作断断续续开展,仍旧不能克服问题,浓烈的异味招致附近学校学生及家长的抗议,而政府与校方对此却始终未能给出妥善的解决方案,最终酿就此次事件。

该地块采取的主要修复方案是换土,用行话说就是“客土修复”,先把已经被污染的土壤运走,再到别处找来好土填上,我们在新闻照片中看到的挖掘机和水管,就是换土工程的一部分。这样的物理过程,至少有以下两个很难克服的问题:第一,挖掘过程中,怎么确保污染物不外溢?第二,对运走的这些脏土如何处理?单纯从技术手段上讲,这两个问题都没有太完美的解决方案。以本次事件为例,需要修复地块的总面积达到26.2公顷,比一般小区的面积都要大。在本次事件的现场,尽管施工方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去遮盖或阻挡异味,并且项目人员还声称是选择了合适的风向施工,但结果却不遂人意。

在常州事件中,污染后的土壤被送往水泥厂作为原料,从技术上讲,这算是比较妥当的处理方案,软化水,但距离完美还差甚远。且不说这样烧制的水泥品质是否与正常水泥相同,简单想一下,这些污染物会不会被送到大气中了呢?这并非危言耸听——2013年10月,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通过的《水俣公约》中,就明确将“水泥生产”列在了“汞及其化合物的大气排放点源清单”中。而根据估算,2013年中国水泥行业向大气排放的汞总量在89-144吨之间。所以,可以说,即便是把污染后的土壤烧成了灰,我们也依然不是污染的终结者,水处理,只不过是污染的搬运工。

方法不尽如人意

除了客土修复,还有别的方法吗?有,但也都不完美。比如:覆盖式——也就是直接挖来新土盖在上面,但谁都知道,毒土还在下面,这样治标不治本。

除了这两种物理手段之外,还有生物和化学手段。

西安迪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  • 首页
  • 净化水设备
  • 暖通循环水
  • 供水设备
  • 生活污水处理
  • 生产废水处理
  • 水处理药剂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技术资讯
  • 设备答疑
  • 安装视频
  • 企业介绍